竹霭

余恨难忘。

Q:中秋团圆夜,你最想看到谁和谁的重逢?(不限次元)

弗雷德和乔治

双子我永远的意难平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Q:CP认真的告诉你他们是假的,你会作何反应?

我不信,你们都结过婚(meng)了

我不信,你们的红得都一模一样

我不信,你们明明说过要一直一起走下去

一直一起……

Q:你最想复活的纸片人是谁?为什么?

伊利亚。

我复活了他,复活不了祂。

Q:如果你的本命收到了一则暗杀你的委托,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会经历什么?

我一没有违法二没有叛国怎么就惹了死罪,我还尽心尽力地爱着你,爹咪你好狠的心呐——ヘ(;´Д`ヘ)

占tag致歉!!!

想求个文


主角叫做许心,她的妹妹叫许敏,前夫叫梁安。

情节大概是:许敏有受虐倾向,被一个姓陈的渣男骗了之后自杀了。

许心想要为她复仇,而陈姓男人也看上了她,于是她和那个陈姓男人展开了长达28天的对峙。

28天之后许心战术性缴械投降,然后收集证据证明陈姓男人有罪,最后陈姓男人自食恶果,炸断了自己的腿。

这件事结束后梁安带着许心去看音乐会,在音乐会上许心找到了她的意中傀儡。

他们的故事给人感觉像是一个莫比乌斯环,没有出口,无限循环。


真的是很神仙的文啊呜呜呜呜呜有人知道吗

夏至

我爱炎热的夏,我爱充满笑声的夏,我爱树叶苍翠的夏,我爱拥有活力的夏,我爱长昼难夜的夏,我爱真实的夏。


夏天啊,我等你好久了。


我总是在等着夏至,等着这个不会结束的白昼。


然后我怅然若失。


从今往后依旧是害怕冬天到来的日子。


故乡被冰封的漫漫长夜里,我是如何地期盼着草木的生长,虔诚而疯癫,直到霜冻了满面,口罩也与雾一起凝固。


夏天啊,我是那么痴迷地爱着你啊。

谈起父亲。

我必然要感谢他,感谢他给我食物和住所,感谢他有条件的爱以及他为数不多会带给我的温暖。


但是,很不孝地,我恨他。


他对于我的殴打和谩骂给我添加了许多无法愈合的伤疤。


我无法忘记他将我打得几近昏迷,无法忘记他追着我和我的母亲抽打,无法忘记受伤生病后他在救护车里的“活该”,无法忘记夜里高速上那辆丢下我的车、无休无止的烟味和争吵、数不清多少次的破口大骂和无数次朝着脑袋飞来的词典和台灯。


后来有一天他又拿起台灯向我抡过来,我站了起来让他打。他停下来之后我问,你打累了没?打完了就别浪费我的时间,赶紧滚。

他竟然沉默了。我还以为他会打死我,然后分尸,自首。

他说,你现在怎么这样。

跟你学的。我说。

我走了,他拿着台灯站在原地,有些窘迫,他大概没想到我有一天会反抗。


那天,一个不知道喊救命的孩子被自己的懦弱埋葬。喜鹊在坟头的木条上站着,天空灰扑扑。

接着,一个人格扭曲的人从坟墓里爬出,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那天是她的生日。

可是她没想到,死亡是有后遗症的。


她依旧是那个老好人,不由自主地讨好别人,察言观色,在他举起手时抱住头蜷成一团。


反抗唯一的成效就是,他不是经常打我了,但是痛骂依旧天天有,不过已经习惯了。

从那以后我不再反抗,收敛起别人肆意发泄的“青春期”,做我的乖女儿。


说句不道德的,反抗的那一天来得有点晚,晚到我丧失了一个童年,接着也要丧失少年和余生。


我一个人回家,习惯了一个人在家的夜晚,盼望着父母能有一天不吵架,将一件衣服穿四年,生病自己买药(不要学我,会吃出中毒和副作用的),涉及到钱的问题上十分小气,喜欢的东西一眼不看,等等等等。

从八岁时学会这些之后,我变得独立。也需要感谢他的冷漠使现在的我独立自主,避免掉了许多麻烦。

但是没有人给我做任何示范,所以我敏感卑微,胆怯社恐,冷漠无情。


我渐渐地无言。

今天竟是我的生辰

生日不快乐

稗子

稗子腐烂了,在土里绵软地长着。

不知道它们的根是不是在与另一株植物争夺养分,但是无所谓,我能养活得起它们。

它们并不娇贵——我向来不喜欢娇生惯养的花——这些野草正很合我心意。

我期望它们再长得高大一点,而不是这么软趴趴的。我记得它们刚来时是嫩绿的,一直顽强地站着。

现在它们像是我一样——有高原反应一般的病症,有气无力,像是一动不动地挂了一整天的难看的黄昏,像是胶着的夜。

天是一望无际的蓝,我才明白我不应该把稗子囚禁起来。它在那片温厚、慈爱而无垠的土地上才能肆无忌惮地生长,土地从不吝啬于给予。

可是它没办法,它逃不出去。

我也没办法,我也逃不出去。

@阿玛棕大浆果 生日快乐!!!!

每一天都开开心心考上心仪大学脑洞永不枯竭你的作品和你永远鲜活美丽

生贺等周末补给你